摇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摇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想拍卖的古董却意外摔碎上演一波四折索赔案

发布时间:2019-05-18 13:43:47 阅读: 来源:摇椅厂家

想拍卖的古董却意外摔碎 上演一波四折索赔案

一个小小的“清初将军罐”准备到拍卖市场上一试身手,可它却夭折在拍卖路上,因为它被拍卖公司摔碎了。而接下来引出的赔偿官司则是一波四折。6月10日记者从市法院获悉,法院启动提审程序,判决拍卖公司赔偿38万元。

    “将军罐”不慎摔碎

    2005年7月初一天,随着“啪”的一声,放在辽宁某资产拍卖有限公司准备拍卖的一个“清初将军罐”,被工作人员搬运时不小心摔碎了。这件“将军罐”的持有者姓于,是鞍山市的一名个体业主。在“将军罐”损坏的十几天前,他刚和该拍卖公司签订了《艺术品委托拍卖协议》。协议约定:于先生将其收藏的“清初将军罐”交由拍卖行拍卖,其委托价为38万元,所拍款项扣除10%佣金后,在拍卖后10日内返还于委托方。如若损坏,由被委托方负责。签订协议的同时,于先生将拍卖物交付拍卖行保管。

    “报价38万元的古董碎了,拍卖公司必须赔我!”当于先生得知自己视若珍宝的“清初将军罐”损坏后,便向拍卖行索赔38万。双方协商不成,2005年10月25日,于先生将拍卖公司告上法庭。

    一审认定赔38万

    法院一审认为:于先生将其收藏的瓷器交付拍卖公司进行拍卖,并签订了委托协议,拍卖公司作为受托人负有妥善保管委托物品之义务。由于拍卖公司的过错,将于先生交付拍卖的物品损坏,给于先生造成的经济损失,拍卖公司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关于双方争议的赔偿数额问题,双方签订的委托协议中的委托价为38万元,拍卖公司提出该价为于先生的自报价,主张应对其真实价值进行核实,因于先生对拍卖公司提交的被损坏的标的物品的真实性不予承认,故无法对该标的物的实际价值进行评估。因双方在委托协议中已明确载明其价格,说明双方对此价值予以认可,协议一经签订,应对双方当事人具有约束力。故对于先生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一审法院判决拍卖公司赔偿于先生财产损失38万元。

    “将军罐”真假难辨

    宣判后,拍卖公司不服,提起上诉,一个重要理由就是他们认为拍品是假的,并拿出了自己到北京鉴定的结果。市法院认为原审认定事实不清。即:拍卖公司申请鉴定所提供的瓷器是否为于先生委托拍卖物;于先生委托拍卖物的实际价值是多少。裁定将本案发回重审。

    但在“将军罐”该如何鉴定上,双方产生了巨大分歧。拍卖公司在举证期限内,申请对所损坏的标的物瓷器的年代、器名及价值进行评估鉴定,但于先生否认拍卖公司提供鉴定的瓷器系其本人交付拍卖公司委托拍卖的瓷器,故未予鉴定。而于先生也不能证明,送去鉴定的“将军罐”就不是原物,拍卖公司因当初没有拍照登记,同样证明不了是原物。案件一时陷入僵局。

    法院重审判赔2万

    法院重审认为:于先生称其确已看见损坏的“清初将军罐”,证明“原物”确实损坏。于先生一直以“原物”底部有瑕疵,来说明拍卖公司所持破碎的“将军罐”不是他的,是“他物”,对鉴定不予认可。但于先生未向法庭提交相关证据证明“原物”底部有瑕疵的事实存在,双方在协议中也没有记载,故该事实无法确认。另从情理上讲,“原物”既已损坏,拍卖公司没有必要以一个损坏的“他物”替代损坏的“原物”,由此可以推断,现在拍卖公司手中的“他物”即应是损坏的“原物”。而这个“将军罐”的真实价值远没有38万元。法院重审判决拍卖公司赔偿于先生经济损失2万元,将已破碎的“清初将军罐”返还给于先生。

    法院提审确定38万

    重审判决后,于先生并未提出上诉,表示其已经服判,且2万元已执行完毕。该案似乎应该结束了,但此后于先生认为判决有误,又提出再审请求。2010年4月2日,此案由市法院提审审理。

    该案审理的焦点仍是“将军罐”该赔多少钱。市法院认为,于先生委托拍卖公司拍卖的物品的实际价值无法鉴定。因委托拍卖物品的损坏发生在拍卖公司,拍卖公司既没有对委托拍卖物品进行保全,也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提供申请鉴定的物品就是于先生委托拍卖的物品,造成本案无法对于先生委托拍卖物品的价格进行鉴定。故对拍卖公司提出以实际价值确定赔偿数额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市法院同时认为,应按委托拍卖协议确定赔偿数额。该委托协议中已明确载明“清初将军罐”的委托价为38万元,说明双方对38万元的价格是认可的。市法院于近日改判拍卖公司赔偿于先生财产损失38万元。

    一位拍卖公司工作人员一个劲儿地后悔:“当初‘古董’送来时,我们要是当面拍照、录影;签委托协议时,如果把‘古董’的大小、尺寸等再详细地记录下来,用工商部门印制的正式拍卖委托文本合同……事后就没这么多纠纷了。”这也许是本案留给拍卖行业的启示。

    “提审”属审判监督程序

    市法院审判监督庭一位法官告诉记者,本案所说的“提审”,和我们平常口语中所说“提审”有重要区别,前者是一种审判监督程序,是法院依照法律的规定对案件进行审理的一种方式,而后者则是指侦查机关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进行审讯,这种审讯可能有结果,也可能没有结果。

    一审法院重审判决后,于先生并未提出上诉,表示其已经服判,且2万元已执行完毕。现又提出再审申请,也是有现行法律依据的。上级人民法院对下级人民法院具有审判监督权。对于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发现确有错误的,上级人民法院有权提审或者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再审。本案就是由市法院提审结案。(记者周贤忠)

北京京翰教育网校

成都京翰教育口碑

太原京翰教育1对1

广州京翰教育1对1家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