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摇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4G等不及了

发布时间:2020-01-14 18:02:16 阅读: 来源:摇椅厂家

作为中国主导制订的国际电联两大4G标准之一,TD-LTE引发众多企业的热情,但牌照正式发放的时机和由谁来做,仍然存疑。而决定这两件事的关键,是产业链成熟度

中国从2G(第二代移动通信)到3G(第三代移动通信),用了14年;从3G到4G,也许只需要4年。2012年12月18日,中国移动在香港推出了全球首张TDD/FDD 融合4G网。更早十天前,远隔千里之外的西部重镇成都,四川移动总经理简勤打通了TD-LTE的首个视频电话。此时,距离2009年1月7日工信部发放3G牌照,刚好3年零11个月。

4G牌照的正式发放仍须等待。2012年9月11日,工信部部长苗圩对外表示,将于1年左右的时间后发放TD-LTE牌照。但中国移动和整个通信设备产业链已经等不及了,12月中旬,中国移动宣布,将既定的3.4万部TD-Adranced(以下简称“TD-LTE”)终端招标数量提升至7万部,从杭州、深圳到成都,TD-LTE试验网的建设早已如火如荼。

但围绕运营商之间的博弈和TD-LTE产业链的成熟程度,此时却在拖后腿。

中国主导的标准

用通信人的话说,2G时代,中国是“跟着走”,主要网络标准GSM和CDMA分别由欧洲和美国主导。3G时代,中国是“分庭抗礼”,自有知识产权的TD-SCDMA标准与欧美主导的WCDMA和CDMA 2000 1X EVDO在国内被分配给了三大运营商分别建网,可惜TD-SCDMA产业链成熟度相对较低,拖累了中国移动的3G表现。而4G时代,中国则在力争“引领”,对于FDD-LTE标准,中兴、华为等中国厂商积极参与相关技术研发,而TD-LTE-Advanced则基本上是由中国主导的。

2012年初,以大唐电信(600198,股吧)集团和中国移动为主起草的TD-LTE-Advanced(以下简称TD-LTE)获得国际电信联盟的认可,正式成为全球两大4G国际标准之一。

有通信测试厂商告诉记者TD-LTE技术上起步比FDD-LTE大约晚一年左右,但这一差距正在迅速缩小。

通信芯片制造商Marvell的移动产品总监张路告诉记者,实际上,LTE虽然存在TDD和FDD两大阵营,但其区别仅占很小比例,且主要体现在底层上,而在协议栈层面大都是一样的。因此,Marvell在芯片设计上从一开始就选择同时支持TDD和FDD制式,采取融合式设计方案。这样可以使设计趋于合理,体积减小,功耗降低。

与技术难题相比,TD-LTE国际推广的更大难题主要是其过于“中国化”。

到目前为止,TD-LTE商业化进程仍落后于FDD-LTE。截至2012年9月,全球范围内已经有沙特阿拉伯、日本、巴西、英国、印度、澳大利亚、波兰、阿曼、俄罗斯等国家的11家运营商开通了12个商用TD-LTE服务,有24家运营商共签署了31个TD-LTE商用合同,超过29家运营商明确TD-LTE商用计划,全球已经开通的TD-LTE实验网超过53个。但这些运营商多数小运营商,相比之下,目前全球FDD-LTE商用网络已达97个,是TD-LTE商用网络的8倍,规模相差则更大。

据了解,由于TD-LTE全球商用规模进程较预期缓慢,又缺乏强有力的市场引领,很多国家甚至重新规划原准备给TDD的频谱用于FDD。这意味着,TD-LTE的发展依然需要中国市场做出表率,实现示范效应。

建网遇阻

据记者了解,目前在企业层面,由于3G网络应用和终端差强人意,中国移动一直在积极推动4G网络尽快商用,他们是TD-LTE相关开发的最大“金主”;另外,由于3G建网已告一段落,以爱立信、华为、大唐为代表的国内外通信设备制造商也需要新的卖点,他们成为中国4G的又一大推手。

按照中国移动的规划,2013年将在超过13个省份100个城市发展超过7万个测试用户,这一数字还在随着更多城市的网络建设成熟而呈几何级增长。保守估计,到2014年,将发展超过50万体验用户。据了解,2012年底,中国移动原计划在全国13个试点城市建设2万个基站,2013年将达到20万。

但除了采用“现网共模”升级方式建网的杭州、深圳,其他城市都遇到了一些困难。

“不是网络设备技术和设备不给力,而是基站选址难,即使是既有基站进场,作业的时间点运营商也要花时间和相关利益部门协调。”爱立信首席市场官常刚告诉记者。

“时间紧,任务重”,四川移动某网络建设负责人告诉记者。按照规划,成都应在年底前建成1000个基站,但据记者了解,目前仅在个别试点主要区域建成少量基站。在四川移动内部,这一目标被推迟至2013年3月。

此前,呼吁全国推广杭州“现网共模”升级模式的呼声很高。浙江移动在TD-LTE升级时采用与TD-SCDMA同样的F频段,从而实现在原来TD-SCDMA基站上增加一些板卡就能升级为TD-LTE,改造进度大大加快。有人预计,该技术如果推广到全国,大约可节省数千亿元的投资。这一模式还可以规避新建基站的选址艰难问题。

但杭州模式难题也很多,很难在全国范围内推广。

杭州移动采用的是在小灵通F频段上直接部署TD-LTE,国家频谱管理研究所顾问何廷润认为,小灵通频段给TD-LTE用,目前在国家频谱政策上,仍未正式放行。此外,无线电管理机构分配给运营商的频段只能按划分的业务来经营,中移动却用本属于第三代移动通信技术(TD-SCDMA)的F频段来交叉进行TD-LTE部署,属于在一些试验城市打擦边球,有政策风险。

也有某试点城市移动人士向记者表示,TD-LTE与TD-SCDMA在技术上有很大的不同,组网方式的差异也很大,仅靠通过对TD-SCDMA原有基站设备的软硬件升级,并不适用于所有厂商设备,也不适用于部署大规模商用TD-LTE网络。

记者在成都了解到,四川移动计划在2013年底前建成1.5万个TD-LTE基站。“1.5万个基站,从数字上看,是一个相当庞大的数字,但从TD-LTE的覆盖来看,还只能是一个覆盖整个四川主要城区的重点地区的规模试验网。”TD技术论坛秘书长时光告诉记者。有专家分析,TD-LTE网络要想在全国铺开,也许需要60万个基站。

终端受困

除建网之外,终端也是一大难题。工信部电信管理局正局级巡视员张新生曾用一句话解释4G终端所面临的巨大挑战:“在4G发展中,高难度的动作、复杂性的工作全部留给终端芯片处理了。”

2012年12月初,中国移动对TD-LTE终端招标的测试出现一个令其困扰的场面:逾半数参测企业的芯片产品通过率低于50%。

TD-LTE芯片可谓是史上最复杂、要求最高的芯片:不仅要求全模全频,同时要求解决电池高容量、低功耗问题,此外,多模多频冗长的测试周期,也将成为TD-LTE急行军过程中的巨大挑战,2012年10月,中国移动对TD-LTE数据终端的要求是五模十频,两个月之后,出于对全球更多主流运营商的频段支持,其要求上升到五模十二频。“不仅测试仪表需要支持2G、3G、4G所有的制式和频段,在实际测试中,每一个频段到每一个模式,都有一系列测试要单独完成,仅TD-LTE一个频段的一致性测试就要 150〜200小时。一个完整的终端测试周期将长到使产业界无法容忍的地步。”工信部电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李传峰表示。

此外,如果说冗长的测试周期尚可以通过加快试验进度来弥补的话,TD-LTE芯片还有一个重大技术难题——突破28纳米。

4G流量可达3G流量百倍,因此对终端电池容量和功耗都是极大挑战,无论是TDD还是FDD,LTE终端都需要在电源控制技术和芯片制造技术上满足功耗的需求,适用于3G终端的40纳米技术,已经无法满足4G业务的高功耗。因此,尽快突破目前基于40纳米级的芯片技术,实现28纳米级全模全频智能芯片的量产供货,已经成为当务之急。

问题在于,鉴于高达数千万美元级别的研发成本,目前只有高通、展讯等少数厂商目前实现了28纳米级全模全频智能芯片的研制。

更为关键的是,从研制成功到批量供货,更将是一个漫长的产业链成熟过程。TD技术论坛秘书长时光预测,有实力的芯片厂商研发28纳米芯片可能只需要1年时间,但从研发到批量供货(百万片以上量级),至少需要2年时间。“这还不包括软件匹配所需花费的时间。”

以目前进展最为迅速的美国高通公司研发周期为例,最早也要在2014年中才能实现28nm级全模全频智能芯片的批量供货。

即使高通公司如期推进,参照TD-SCDMA经验,一家公司实现批量供货,并不足以支撑整个TD-LTE产业发展的需求。时光认为,至少实现4家芯片厂商的规模供货,TD-LTE芯片产业才算真正成熟。如此算下来,整个TD-LTE芯片产业的完全成熟,至少在2015年。这个时间节点,显然和中国移动的战略有所差距。

中国移动研究院副院长黄宇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下一阶段,中国移动的主要任务就是加速产业成熟,解决商用过程中面临的实际问题。她表示,中国移动将重点放在两个方面:一是打造TDD/FDD融合多频段LTE MiFi终端,二是构建全球数据漫游。为此,中国移动积极结盟高通,在最近的这次TD-LTE终端招标中,高通一家就独占4成份额。

其实早在2012年3月,工信部部长苗圩就对TD-LTE发展难题给出了相当准确的判断:“发展TD-LTE仍面临两个关键问题,一是基站建设密度问题,二是终端问题。”如今这两大难题都已经浮现。

复杂的博弈

难题是如此巨大,强如中国移动也在呼唤帮手了。广东移动总经理徐龙就曾对记者表示,政府在确定TD-LTE发展规划、政策取向和商用计划方面可以更快,此外,出台针对TD-LTE研发的税收优惠政策,扶持和鼓励全球产业链厂家共同参与TD-LTE发展等辅助措施必不可少。

2012年10月14日,在ITU世界电信展上,工信部无线电管理局副局长谢存对外表示,中国已经决定,将2.6GHz频段(2500-2690MHz),共计190MHz频率全部规划为TD频谱。加上以前已经分配的100MHz(2300-2400MHz),TD-LTE可使用的无线频率已经达到290MHz。

按计划,将来分配给一家运营商的频段约在120MHz左右,这意味着,中国能够发放的TD-LTE牌照最多可以达到2个。业内人士认为,就中国目前的频率资源来看,如果不考虑混合组网,最具效率的情况,是2家运营商获得TD-LTE牌照,1家运营商获得FDD-LTE牌照。

业界有很多声音,希望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一起推动4G发展。

但是在3G网络上投入巨大却尚未收到回报的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600050,股吧)对4G网络没什么热情。

据知情人士透露,2011年年中的某个时候,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就曾给国务院有关领导写信,建议不要急于进行大规模4G网络建设,主要理由有三:一是4G对频谱利用率的提升有限;二是3G网络的技术潜力并未充分开发,而初建的4G网络与之相比并没有很大的带宽优势,但花费巨大;三是大量的3G建设成本还远远没有到回收期。

与很多行业不同,基础电信投资大、盈利慢,必须先投资数百亿甚至数千亿,建设一张庞大的网络,才能规模发展用户,还要在终端补贴、市场营销、客户服务等环节持续投入资金,直到用户在网时间达到一定时间,完成成本摊销后,才能进入盈利回报期。从2009年到现在,3G牌照发放刚刚四年,运营商已经投入了数千亿元成本,但3G收支刚刚开始平衡,还未盈利,如果过早发放4G牌照,必对其3G的投入及效益产生分流,这也是国资委非常关注的问题。

而张新生也提醒记者注意另一方面问题:4G网络是没有语音通话的,全部IP化,那么现有终端的语音通话该怎么走就成了一个世界难题。国际上的解决方案一般是2G/3G/4G混合组网,或者干脆全部转换成IP语音,但无论怎么做都肯定需要付出大量成本。

由此可见,尽管2012年9月,工信部部长苗圩对于TD-LTE牌照发放给出了1年左右的时间期限,但围绕4G的博弈仍然极为复杂多变。

名医汇

名医汇

海外就医机构

在线挂号平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