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摇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农产品陷入天气怪圈今年或扔持续上涨【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8 11:56:46 阅读: 来源:摇椅厂家

“涨势凶猛”的农产品已然陷入由“天灾”、“人祸”等搭建成的天气怪圈中。

2010年,先是小麦出口大国俄罗斯的一纸粮食出口禁令,让全球小麦价格暴涨10%;紧随其后,我国南方甘蔗、油菜籽等农产品产量、价格亦呈现出“一低一高”的翘板走势……而这“粮荒”、“价涨”的背后,更是闪现着干旱、寒潮、洪涝、高温等极端天气的字眼。

然而,“极端天气出现——农产品价格波动”的逻辑链条看似正常却不乏值得商榷之处。实际上,“粮荒”尚能归咎于“天灾”,而“价涨”背后更多的助力是“人祸”而非“天灾”。而进入2011年,面对着极端天气事件发生频率的越来越大,更多的分析机构开始将今年的农产品价格走势定格在“涨”字上。

农产品的天气怪圈

“天灾”—“粮荒”—“价涨”,如同一道充满逻辑性的链条,贯穿在诸多农产品价格的暴涨事例中。

这其中,被称为“白金”的棉花价格的暴涨就被上述涨价逻辑链条所贯穿。2010年9月,新棉上市后的棉花价格就开始一路蹿高,而截至当年11月中旬,棉花价格就已经上涨至32500元/吨,较往年同期上涨了124%。

而在去年棉价创新高的背后,极端天气所导致的棉花产量减产亦是不争的事实。“天气因素引起的减产,是导致棉价大涨的诱因。”1月8日,卓创资讯棉花分析师赵红如此表示。“去年棉花种植时节,气温较往年同期低3-5摄氏度,导致棉花播种时间较往年延迟了5-10天。”致力于研究棉价走势的赵红告诉本报。实际上,“低温”因素仅是导致去年棉花产量缩减的诸多天气因素之一。而诸如“5月,国内不少地区干旱”、“6月,棉花主产区连续降雨”、“10月,新疆屡现冰雹天气”等极端天气因素都在影响着棉花的生长。

于是,在极端天气事件的频繁出现下,诸如“棉花供求紧张的状况有可能延续到下一年度”、“棉花期货、现货价格均不具备下跌的条件,维持高位震荡偏涨可能较大”等字眼,就出现在国内一期货机构去年7月的策略报告中。

实际上,棉花价格的暴涨行情仅是陷入天气怪圈的诸多农产品中的一例。去年8月,粮食出口大国俄罗斯宣布暂时禁止所有粮食及粮食产品的出口。而这一纸粮食出口禁令,就让全球小麦价格暴涨10%。

而催使俄罗斯出台粮食出口禁令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其去年遭遇了极端恶劣天气。本报注意到,去年4月以来,罕见的高温干旱天气便在俄罗斯肆虐开来,并一直持续到8月中旬。

被绑架的极端天气

然而,“天灾”—“粮荒”—“价涨”,这道看似充满逻辑性的涨价链条却不乏商榷之处。其中,国内多名农产品分析师在接受本报的采访中亦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坚持“天气因素引起的减产是棉价上扬内在原因”观点的卓创资讯棉花分析师赵红告诉本报,减产导致的价格炒作才是棉价大涨的主要推力。“因为天气因素导致的猜测性减产,使得市场上投机资金疯狂炒作,在短短2个月内将棉价掀至历史最高价。”赵红表示,然而,因去年棉纱交易并不乐观,导致了棉花的有价无市。本报注意到,炒作导致的棉价大涨,在坚持了一段时间后,便在去年年底被国家的物价调控打压下来。

与此同时,东方艾格农产品分析师马文峰7日亦向本报表达了相同的观点。“频频出现的极端天气事件,已经成为了炒家的炒作理由。”马文峰告诉本报,实际上,“天灾”没有“人祸”的影响大。

本报注意到,“人祸”借助“天灾”助推农产品“价涨”的事例比比皆是。以去年价格暴涨的小麦为例,其在期货、现货市场上的价格变动就充满了“人祸”的魅影。

去年6月,在俄罗斯等小麦出口国遭遇高温干旱等极端天气后,市场上对全球小麦供应量的关注度急剧增加。此间,国际投机力量开始大肆炒作,去年7月,国际市场的小麦期货价格就创下了37年来的最大单月涨幅。

与此同时,期货价格的上涨亦带动了小麦现货价格的上涨。本报此前的调查显示,去年新小麦上市后,收购价就迅速突破1.0元/斤,同比上涨了10%。此后一段时间,即使是在物价调控打压下,小麦价格依旧坚挺。

而在小麦“价涨”的同时,“天灾”导致的小麦“歉收”并未出现。以山东为例,来自山东省农业厅的数据显示,去年山东秋粮预计总产435.3亿公斤,比上年增长0.8%,更是打破了秋粮总产的历史纪录。“可以说,‘天灾’是被炒作一方给绑架了。”赵红如此告诉本报。

2011,天气怪圈继续?

事实上,进入2011年,人们更为关注的是,或将频繁出现的极端天气事件,会否依旧将农产品拖入“天灾”—“粮荒”—“价涨”的怪圈中。

就在近日,国家气候中心预测,2011年2月,我国气温总趋势将较常年同期略偏低,冷暖变化幅度较大,将呈现前冬暖、后冬冷趋势,“部分地区不排除出现区域性低温和阶段性强降温过程的可能。”

而这一可能出现的极端天气事件,亦让人们对农产品的生产充满忧虑。不过,东方艾格农产品分析师马文峰认为,2月份天气的“前暖后冷”本身对于小麦等冬季作物影响并不是很大,“但对大棚蔬菜的影响较大,其中目前南方冻雨将加大南菜北运的成本。”

实际上,让马文峰等业内人士更为担心的是,我国北方地区近期的连日干旱,或将对小麦的产量有着重要影响。

“今年入冬来,干旱的情况尤为突出。”7日,桓台县马桥镇上郭村农民郭良宝告诉本报,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降水了。对此,马文峰分析称,2月份若还不下雪,可能会导致北方主产区的小麦产量减少10%,“从而导致粮食的安全系数从目前的49下降到44。”而随着粮食安全系数的下降,小麦的价格抑或走高。

值得注意的是,更多的专家开始倾向认为极端天气事件发生的概率将会增大。对此,“气候正在发生变化。极端天气事件发生的频率越来越大,强度也越来越大。”国外有专家如此认为。

在“天灾”或频繁发生下,今年的农产品走势依旧会“涨”字当道。对此,国内有观点认为,“部分农产品库存接近历史较低水平”、加之“天灾”或将频现,都将成为农产品价格的新一轮上涨的助推因素。

而如此一来,“蒜你狠”、“糖高宗”、“豆你玩”等去年让民众无奈、心酸的词语,或在今年依然延续……

夏季装修铺地板你得注意这些履带推土机

徐工装载机械2019年服务万里行启动浓缩设备

獭兔生皮销售仍在低价位徘徊刘牧

相关阅读